1. <figure id="bnsuny"></figure>

        十堰激光清洗即将爆發,誰将搶占下一個“風口”!

        近幾年間,國内激光産業發展迅速,掀起了一股國産替代的浪潮。一方面,國内廠商集中向更高功率領域發起沖鋒,萬瓦激光打開應用大門。另一方面,熔覆、清洗及焊接等高附加值領域激光技術正在加速替代傳統工藝,新的風口即将出現!

        首份國标開始制定,下一個千億市場正在打開

        4月20日,《綠色制造激光表面清洗技術規範》項目啟動會在武漢召開,來自航空、航天、軌交、機械、電力、國防等多個領域共23個單位的專家代表與會,重點讨論激光表面清洗技術國家标準大綱和初稿。作為激光器廠商代表,傑普特也協同客戶深度參與了标準制定,完善技術指标與工藝參數。該标準預計明年下半年完成發布,由此将填補國内空缺,進一步規範行業良性發展。相關數據顯示,僅國内激光清洗市場潛在需求超過600億元,全球需求在1000億以上。一旦市場成熟,國内激光産業将獲得巨大的增量市場。為此,産業鍊企業正在加緊布局!

        一直以來,我國制造業的表面處理能力遠遠落後于生産,這也極大限制了制造業由大轉強的進程。随着“十四五”戰略規劃的實施,特别是高端制造及節能減排對于先進工藝的需求愈發迫切。在表面處理方面,國内亟待技術和工藝全面升級。

        傳統的清洗工藝如機械摩擦清洗、化學腐蝕清洗、 強力沖擊清洗、高頻超聲清洗等方法,不僅清洗周期長,難以實現自動化,對環境造成有害影響,且達不到理想的清潔效果,無法很好滿足精細化加工需求。相對而言,激光清洗是一種更加高效和環保的工藝方式,具有無污染、無消耗品、成本低、效率高、無接觸、無應力、無損傷、可控性好、可選區精密清洗、可清洗難以到達的危險區域等優點,正在對傳統工藝發起挑戰。

        激光清洗技術誕生于20世紀80年代,到90 年代初期才真正進入工業生産中,并逐步取代傳統的清洗方法。由于早期技術水平和人力投入相對有限,激光清洗市場整體發展緩慢。自1998年以後,激光清洗技術迎來了首波發展浪潮,主要由歐美國家主導。在這一時期,激光清洗應用集中在金屬材料表面,如飛機機身脫漆、模具表面除油污、發動機内部除積碳和焊前接頭表面清理等。美國Adapt laser和Laser clean all公司、意大利的ElEn group公司以及德國的Rofin公司、法國Quantel公司等進行了大量投入,逐步壟斷了市場。

        反觀國内,激光清洗技術起步較晚,早期也隻是西安交通大學、大連理工大學、南開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和中科院等少數高校開展了部分研究工作。直到2011年才在文物修複等少量應用領域進行嘗試。在環保減排的政策影響下,2016年國内工業激光清洗市場逐步打開,并在2018年到迎來一輪關注熱潮。上遊激光器廠商如傑普特等,開始投入工藝研發并向市場推出激光清洗光源和便攜式清洗解決方案,開始試水激光清洗市場。

        在具體應用方面,華中科技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博導王春明認為,目前激光清洗主要有三大市場:一是替代現有工業清洗(化學清洗與超聲波),市場規模在1000億以上,至少30%可以用激光清洗來替代,約300億;二是替代人工打磨,可成為每一個制造車間的标配,約100億;三是新開發應用領域:如文物清洗、建築物清洗、街道清洗等,市場規模約200億。

        單從市場規模來看,激光清洗領域對于競争日趨白熱化的國内激光産業,無疑是一座非常誘人的金礦。為此,傑普特、銳科激光、創鑫激光、華工激光、大族激光、上海臨仕激光、武漢翔明激光等廠商正在持續加大市場推廣投入,加快催熟應用生态。

        突破核心光源,助推激光清洗應用普及

        從産業發展來看,國内激光清洗産業長期落後于歐美國家,主要原因在于核心光源的限制。歐美國家激光産業起步早,長期主導了工業激光應用市場,占據了全球主要的市場份額,當然也有更多的資源投入激光清洗等新興市場,從而形成先發優勢。

        近幾年來,随着國内激光廠商在核心光源領域不斷打破國外壟斷,由此帶來了激光器價格的大幅度下滑,這也為國産激光清洗設備的開發和應用創造了條件。另一方面,薄闆金屬切割市場競争已經白熱化,國内廠商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增長點,以尋求差異化競争。在多重因素推動下,國内激光清洗産業開始進入快車道。



        城市分站
        CITY SITE
        中文字幕乱码2021一二三免费视频